[!--temp.gonggao--]
有事点这里,QQ号码:357710851  有事点这里,QQ号码:357710851
组图:抄袭一览!80个综艺抄袭引进韩国 有
太阳系首个“星际访客”可能是颗彗星
微信朋友圈能查看访客了!谁最关心你?
档次不输奔驰宝马售价降至22万左右起售
40万感受百万豪华把奔驰E级逼上绝路论
青岛高校毕业典礼文化衫创意留言 衣服
小伙在外奋斗七年终成大器花55万落地辆
20T动力超奔驰、宝马百公里油耗74升豪
全新系统升级大发娱乐高品质网游体验
开哪款最有面 2018款宝马X5 PK 2018款
手势控制+可切换座舱 2017CES宝马又带
第一阶段2K免费访客实时实操第四篇
宝马会代言疑将换人 嫩模艾美琦成为港
奥迪宣布官降群众喜闻乐见奔驰宝马却像
河北这边做集成墙面厂家配效果图软件
雨水排水沟平面图示
柔性生产线+智能制造 华晨宝马公布新
线框原型(线框图)的本质及实践应用概述
成都龙湖全新产品亮相 3大城市展厅同
18款加版宝马X6最低多少钱 18款宝马X
做产品展示动画用什么软件最好?
谷歌IO大会 CEO皮查伊展示了这些产品
展厅简约时尚产品科技感十足
国务院这份文件提出一系列新要求让政
欧哌彩晶膜给您足够的回报
浙江振申绝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荣获
3D纳米彩晶膜 焕彩3D空间 缔造顶级生
Genesys扩展客户体验平台产品展示全
 

花20万“捡”个注册资本500万的公司 当上老板第一天就开始被人追债


发布者: 来源:本站 更新日期:2018-09-08 18:36:39 人气:0

 

  (原标题:花20万“捡”个注册资本500万的公司 当上老板第一天就开始被人追债)

  山里娃黄辉(化名)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上老板,而此时,刚好有人告诉他,投资20万就能当上。

  反正黄辉(化名)是心动了,不仅心动了,还真还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法人、总经理、股权拥有者。如果不是被供货商追债,被工人告上了法庭,黄辉的梦也许到现在还没有醒。而也是此时,告上法庭的工人才发现,眼前的法人代表他们竟然都没有见过。

  “投资20万,不仅没有当上一天老板,还背了一身的债!”说起自己,黄辉说,他冤,但现在,他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他只想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,希望有人能帮忙出出主意,至少让自己的故事给想创业和投资的市民朋友提个醒。

  放在桌上的公文包不停地颤动着,从里面传出悦耳的歌声,在整个屋子里回荡。但这声音在黄辉听来却分外刺耳,他害怕这样的声音。整个人愣住了几秒,还是颤颤巍巍地打开了包,按下了接听键。

  果然,又有人向他催款了。黄辉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催债,费了好长时间,他终于向对方解释清楚,但,这个债还得自己来背。

  是的,黄辉欠债了,欠下的不是一万两万,具体有多少,他说他还不知道,但他却知道,自己从一个月入上万的总经理到现在的一身债,他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。

  2000年,黄辉来到重庆,接触到机械加工。从学徒到熟练工人,从工人到技术骨干,熟悉他的人都说,这是他的踏实肯干和酷爱钻研得来的。7月之前的他,是一家机械加工公司的技术骨干,月入一万以上。

  今年7月,一直希望能够自己创业的黄辉见到了一个老熟人,这个人是业内的从事机械制造的刘女士,双方相识已经五六年。

  刘女士告诉黄辉,自己准备转行,希望把手中的一个工厂交给一个有能力的人打理,而这个人选就正是黄辉。刘女士告诉他,因为他在业界有良好的口碑和经营管理能力,所以非他莫属。

  黄辉从没想过居然真有这样的好事。但黄辉告诉记者,他并非一时脑子发热。因为在他看来,“刘总在业界口碑也不错。”虽然,黄辉和刘女士并没有深交,但是黄辉感觉刘女士这个人还是很耿直的。

  刘女士告诉黄辉,可以先送一些股份给他,让他当选法人代表和总经理,等经营上路赚钱之后再送一些股份给他。刘女士还承诺,如果黄辉经营不善亏了钱,她可以无条件的把股权收回且无需承担任何损失。

  黄辉和刘女士到承诺转让的工厂来看过一次。黄辉看到,厂房面积有上万平方米,被分成了好几个工厂,即将接手的工厂是其中的一部分。当时工厂尚还有几个工人在开工。这让黄辉吃下了定心丸,“我就想着只是经营不善,根本没有想到工厂早已只剩下了一个空壳。”

  黄辉知道,该厂之前的总经理业务能力不强,他想着,这也许是对方的一种挖人的手段。于是,并没有仔细查验工厂经营情况的黄辉选择了相信刘女士,在他看来,一方面这种股权激励方式在商场上是惯用手段,另一方面,黄辉确实也相信自己的能力,加之自己确实想创业。

  8月4日,黄辉和刘女士签订了“个人版”股权转让协议,黄辉出资20万占据公司20%的股份。这在黄辉看来自己确实赚了,因为公司有500万的注册资本,实缴80万,自己的20万能占20%的股份也不错。但是这20万,其中有10万是另一个朋友出的,只是自己帮忙代持公司股份,他也曾就此事告知过刘女士,但刘女士回复说,公司只认自己。

  双方约定,“禁止股东未经全体股东的一致同意的情况下,对外转让自己在公司的全部或者股份股权。”同时,双方也约定,“黄辉如果经营不善亏损达到50万时候,刘女士以原价20万元回收股权。”

  8月9日,黄辉和刘女士又签署了一份“公司版”的股权转让协议,在这次协议中,转让金额变成了0元。

  8月10日,黄辉给刘女士打了剩余的14万元股权转让款。随后,双方到工商部门办理了法人登记更换手续。

  协议转账后,黄辉还是狠狠地高兴了一阵,当晚,他还破例给老母亲打了个电话,让母亲在家弄点好吃的,他说,他要为自己有了新的事业,为家人即将有一个好的未来好好庆祝一番。

  “我想着每年赚个百把万,一年就能分20万,还有工资,这不比打工强多了?!”回想起当初,黄辉说,那时候的自己确实是被兴奋冲昏了头脑,加上自己确实不熟悉法律知识,只是想着刘女士平时为人很耿直,在签字过程中,他没有任何的深思熟虑,也没有认真审核合同,更没有到工厂仔细查看真实情况。

  第二天,也就是8月17日,黄辉开着自己的力帆车,穿上西装行头,他想以一种新的姿态开始新的人生,但到达所在公司时,黄辉傻眼了,门口迎接他的不是工人们的笑脸,而是来追债的人。

  黄辉一时有些蒙了,自己还想着恢复工人生产,开动机器,能够一年获得分红的厂子竟然被追债的配件厂工人围住了。

  黄辉此刻才想到要和刘女士核对账目。黄辉说,他要求刘女士提供公司账务,刘女士却说正在盘点;他让通知工人上班,刘女士却回复说不行。那要一张工人的名单总行吧,没想到刘女士还是不给。

  黄辉想进到工厂里面看个究竟,但是无奈自己没有钥匙,黄辉没有想到,自己有了法人名义,有了20%的股权,却连公司的账务、公章,所有的一切都不在手里。

  17日,又有两家供货商前来追债。回想起那一天,黄辉说自己一整天自己都是在解释中度过。18日,公司依然没有开门,工人们也没有来上班,他面临的还是不停地给前来要账的供货商解释。

  黄辉猛然“醒”了,他意识到,刘女士把工厂送给自己只是为了她好脱身而已,而自己,完全成为了一只“替罪羊”。

  19日,黄辉要求刘女士按照合同约定,以原价赎回股权,但刘女士以正在商谈出售工厂为由,让黄辉等等。

  “你看厂现在的样子,我完全就是被套了。”16日,见到记者时,黄辉指着萧条的厂房门让记者看。

  “我已经几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。”黄辉说他从8月17日开始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,常常是半夜里醒来了就再也无法入睡。他说自己有些疲惫,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,他有时候甚至想永远睡着了该多好。

  但是黄辉不能,“孩子正处在叛逆期,还有七八十岁的老母。”黄辉自嘲说,也许他活着对家人也是一种负担,但如果自己真的走了,家人一辈子又无法面对外界的眼光。

  “我是法人代表,我有股份,法院如果判了我不执行,我就会成为老赖,但是我又去哪里找那么多钱?”黄辉有苦难言,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,按照自己已知的债务计算,他20%的股份对应的债务也得有100多万。

  黄辉把工人的民事诉状一张一张地摊开给记者看,“他们也是工人,也不容易。”黄辉说,自己也是农民,他知道好几个月的工资对工人意味着什么,但他现在真的拿不出钱来,最重要的是,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漩涡,他冤。

  这几个月来,黄辉没有放弃找刘女士,希望她能按照约定,以原价赎回股权,但是黄辉的愿望一次次落空了。

  “她一直说自己在找人接手公司。”或许,找人接手公司对黄辉来说是一种解脱。但黄辉还是担心,现在公司已经被法院贴了封条,还拖欠了工人20多万元的工资,会有人愿意接手吗?

  但,还线日,刘女士找到一位老总来同黄辉洽谈接手事宜。黄辉说,他可以不计较自己之前支付的20万元,他愿意零元转让给来接手的人。

  但让黄辉疑惑的是,他担心自己陷入更大的骗局。一方面,就目前的公司状况而言,他不知道公司能不能转让,转让了是否会违法?另一方面,黄辉几次询问对方姓名和相关信息,但对方却只字未提,黄辉担心,这是不是刘女士找来的“托儿”。

  黄辉也就公司能否转让的事情咨询过律师,但律师的回答更让自己不放心,因为他咨询了七八位律师,却有不同说法,有的说没问题,有的却说,此种情况转手,自己和接手人都不合法,且接手的人可以状告他欺骗。

  黄辉和刘女士的股权转让协议究竟是怎么回事,20日,记者此事咨询了刘女士。

  “喊他转出来,他又不干。”说起和黄辉转让公司的事情,刘女士也很气愤,刘女士表示,自己当初确实想腾出精力做搞其他项目,刚好也看好黄辉的管理能力,就把公司转让给了黄辉。

  但刘女士表示,在转让前,她就公司的情况向黄辉做了详细的说明,刘女士说,“怎么可能没有说清楚。”她还说大家是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,接手前不可能了解清楚。

  “现在就是喊他转出来,他又不干!”刘女士说,这几天,准备接手的老总一直在找黄辉,但黄辉始终不愿意转让。

  随后,刘女士给出了接手人的电话,而对方向记者证实:为了帮助黄辉脱离目前困境,他可以接手公司,他希望黄辉能全力配合他处理公司相关事务。

  对于黄辉所说的,害怕把公司转让给其他人而让自己陷入更大的漩涡。记者向璧山区工商部门进行了咨询,工作人员表示,公司是可以转让的。但是,需要向被转让人阐明公司目前经营情况。

  “只要对方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,只要意思表达清楚,阐明公司目前经营情况,就不存在欺诈。”工作人员也提醒,必须要把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,尤其是财务状况向接手者说明,否则则存在恶意欺骗的情况。

  16日,黄辉还跑了一趟政府,该街道社保所的一位分管此事的负责人表示,针对黄辉的事情还专门召开了会议。

  “还是建议你们走司法程序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目前,璧山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关于公司起诉支付拖欠工资的问题,“首要问题是付清工人工资。”这位负责人提醒黄辉,等法院判决下来,可以变卖公司设备,但首先要先把工人的工资付清,至于公司的货款等其他问题,需要法院专人审判。

  黄辉到底能否把手上的公司转让给其他人呢,对此,记者咨询了重庆竟豪律师事务所的周厚友律师。

  “这种情况是可以转让的。”周厚友律师表示:在向对方表明公司目前财务等相关情况的基础上可以转让。但周律师提醒说,在转让前一定要向对方表明公司经营状况,对于目前查封的情况也应说明。

  (原标题:花20万“捡”个注册资本500万的公司 当上老板第一天就开始被人追债)


打印此页】【返回
 

花20万“捡”个注册资本500万的公司 当上老板第一天就开始被人追债芯片级专修学院 版权所有